给学校减负需从机关减人开始|行政部门|教师

给学校减负需从机关减人开始

来源:中国教育报刊社

作者:黄文辉(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

某县级教育行政管理部门,职工编制数为32人,而实际上班人数为122人。这多出的90余人,大多是通过上派、挂职、借调、抽调等方式,从基层学校或者下属单位抽借上来的。人虽在教育行政部门上班,但其人事档案、工资、福利、考核等均在原单位。据了解,这种情况在全国各地教育行政部门都不同程度地存在。

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出台了一系列给基层学校和教师减负的政策措施,以便学校全心全意抓中心工作——立德树人,教师全心全意从事主业——教书育人。但从调查情况看,减负的效果并不显著,年年喊减负,年年出减负清单,学校、教师、学生的负担就是减不下去,减负清单就是清不了,有的甚至还越减越重、越减越多。出现这种状况,原因多种多样,其中,教育行政部门机构臃肿,人浮于事,事务繁杂,多头管理,是基层学校和教师负担沉重的原因之一。要给学校和教师减负,教育行政部门要做表率——先从机关减人开始。

禁止教育行政部门从学校抽借教师。教育行政部门从基层学校抽借教师,让学校师资更加紧张。从全国范围来看,基层学校普遍编制不足,教学人员数量不够,有的学校还要靠招聘临时教师应急。在这种情况下,教育行政部门再从基层学校抽借教师,势必使原本紧张的师资更加紧张,加重在岗教学人员的负担。因此,要减轻基层学校和教师的负担,教育行政部门必须让抽借的人员回到教学岗位,让其从事本该从事的教学和管理工作。

精简教育行政部门给基层学校的任务。教育行政部门的人员多了,给基层学校和教师安排的任务也必然会增多。如果教育行政部门严格按照编制配备工作人员,没有多出数倍的工作人员,可做可不做的事,可报可不报的表,可交可不交的总结和计划,可发可不发的文件,就不会要求基层学校和教师完成,因为他们自己也完成不了。一旦有了多余的人员,就会把上级发布的文件层层转发、上级召开的会议层层召开、上级布置的任务层层加码,层层加重学校和教师的负担。比如,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以后,有的教育行政部门还是要求学校和教师天天打卡、报告、填轨迹,没有外出、没有情况也要报告,并且经常到学校抽查打卡、填表的情况。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网络友情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