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中国留学生:如能重新申请 可能不会把澳大利亚当首选

  当地时间11月30日早上7时20分,一架载有63名国际学生的商业包机抵达澳大利亚北领地首府达尔文。这些来自中国内地、中国香港、日本、越南和印度等地的国际学生是今年3月澳大利亚因新冠肺炎疫情实施严格边境管制以来,进入澳大利亚的首批国际学生。在采访中《环球时报》记者感受到,在澳中国留学生对跌入谷地的中澳关系的担忧正在增加,一位留学生表示:“如果我能重新申请,我可能不会把澳大利亚当作我的首选。”

  “我已经打算如果明年2月还不能前往澳大利亚,就去申请新加坡的高校”,乘坐这班包机前往查尔斯·达尔文大学就读商科专业的中国学生伍同学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他原计划今年2月入学,但等待了将近10个月才得到这次机会,成为首批回到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

受访者供图受访者供图

  据伍同学介绍,这一原计划搭载70名中国学生返澳的航班最初打算11月初出发,此后更改为11月29日,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国际学生在新加坡集合,然后乘包机前往达尔文。伍同学说,虽然加入了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学生,但中国内地的学生还是占到约2/3。

  当日前往机场迎接这批国际学生的查尔斯·达尔文大学校长西蒙·马多克斯表示,此次航班上包括就读于学校本科、硕士和VET职业教育的新生和在读生,就读的专业覆盖法律、护理、信息技术、教育、会计及工程等。伍同学说,起飞前72小时内,乘机的学生需要进行核酸检测并得到阴性结果,抵达达尔文后由大巴统一运送到当地的一处设施集中隔离14天,同时再次进行核酸检测。

  由于需要乘坐两段国际航班,伍同学准备了N95口罩、面罩和防护服,在飞机上不吃东西,不上洗手间,“但还是有学生没有穿防护服,或者在飞机上吃东西。我是有一些担忧的。”

受访者供图受访者供图

  此前,澳大利亚首都特区与南澳大利亚州都试图通过包机等形式将留学生接回澳大利亚,但均由于当地的新冠肺炎疫情反弹没能成行。美联社援引马多克斯的话称,“一切都很好,我们希望能在明年年初继续进行此类航班,因为我们看到澳大利亚的高等教育系统和职业培训系统又重新吸引国际学生。”“他们对大学非常重要,对达尔文当地的经济也非常重要。”

  根据澳大利亚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9年澳大利亚向中国学生发放的签证数量超过26万份,中国学生约占澳大利亚高等教育国际学生的约38%,是当地国际教育产业的支柱之一。在澳大利亚“移民工人公平倡议”组织发起,由新南威尔士大学和悉尼科技大学学者近日共同撰写的报告《好像我们不是人:新冠疫情期间被离弃的澳洲临时移民》提到,很多人认为澳大利亚仅将他们看作“摇钱树”“ATM机”,认为澳方仅希望从留学生和临时移民身上获取金钱利益。北领地副首席部长尼科尔·马尼森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每个国家学生每年能为当地经济贡献超过4万澳元。

  由于本国疫情的反弹以及莫里森政府政策的反复无常,澳大利亚在重新对国际学生开放大门上已经落在一些国家的后面。今年2月1日,澳大利亚政府宣布禁止从中国飞抵澳大利亚的人士入境,3月起,该国对所有非公民以及永久居民封闭边境。此后的数个月中,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和一些官员曾多次表示,考虑允许疫情低风险国家与地区的民众入境,但封锁国境的禁令一次次延长,仅与新西兰达成“旅行泡泡”。相比之下,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道,英国已经在11月安排了31架次包机,将7000多名中国学生带回中国,加拿大也在10月中旬对部分得到许可的学生开放了边境。

受访者供图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