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体测替考“明码标价”“看破不说破”现象背后

  近日,太原工业学院两名学生因体质健康达标测试(以下简称“体测”)“替考”,被取消学士学位获得资格一事备受关注。据太原工业学院教务处消息,根据《太原工业学院考试工作管理办法》,有2名该校学生因冒名参加2020/2021学年第一学期体测,给予课程记“零分”、取消学士学位获得资格的处理。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体测“替考”在高校中并不罕见。一到体测季,在校园QQ群、微信群中,常有学生发布寻找体测替考的消息,且多明码标价,依据不同的项目,其价格在几十元到几百元人民币不等。多名高校学生向新京报记者反映,由于大学校园中参与体测人数较多,体测教师对被测学生不熟悉、监考不严格等原因,让体测替考者有机会蒙混过关。针对频发的体测替考现象,部分高校也在加强应对措施和处罚力度。

  12月14日,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在回应大学生体测替考问题时表示,目前的体测在实现方式上较多采用学生不太喜欢的方式。他建议,未来的体育教育改革中更多关注如何让学生享受运动的乐趣。

  高校体测季 校园微信、QQ群频现替考信息

  “体测代测可测身高体重吗?”“有女生明天早上可以帮忙体测代跑吗?腿临时摔了,价格好商量。”“求体测代跑+仰卧起坐,110元。”记者在采访中发现,11月前后的体测季,多所高校的“帮帮群”“爱心互助群”“跑腿群”“生活服务群”等微信、QQ群中,均有类似寻求体测替考的消息出现,且据学生反馈,该现象已存在多年。

  一名来自山东某高校的本科生晓吉(化名)告诉记者,该校大一、大二的体测在体育课上完成,班级人数较少且容易被老师发现,通常找替考的学生不会太多。大三、大四年级的体测在规定的一周之内去指定地点完成即可,没有固定的时间和班级限制。而且,在测试时,学生无需出示身份证件等信息,只需要拿体测号牌进入即可,因此产生了不少体测替考现象,“大三大四的体测不会影响总成绩,所以对替考的要求也不高,只要能考过就行。”

  晓吉身边就有同学曾帮人“替考”,“有些身体素质差的学生担心体测考不过就会找替考。帮人代考的同学觉得既可以挣钱,又能锻炼身体,也不会被查到。有时候,一个‘体测季’下来,靠替考能赚七八百元。”

  晓吉说,据她了解,校园内有多个“替考群”,体测替考价格通常为100元人民币,每次体测季下来,一个班大概有5名左右的同学找替考。“特别是跑800米,即使是知道某人找了替考,大家也不会互相揭发。”

  记者在湖北某高校的“帮帮忙”群聊中搜索“体测”发现,体测“替考”现象并不罕见,其价格多在几十到几百元人民币不等。体测项目包括身高、体重、肺活量、坐位体前屈、立定跳远、50米跑步、仰卧起坐(女)或引体向上(男)、800米(女)或1000米(男)。其中,长跑项目的“替考”需求最大。

湖北某高校“帮帮群”中,频现体测代考相关内容。学生供图湖北某高校“帮帮群”中,频现体测代考相关内容。学生供图
除长跑、引体向上等项目外,也有学生寻求身高体重代测帮助。学生供图除长跑、引体向上等项目外,也有学生寻求身高体重代测帮助。学生供图

  “室内项目是30到50元,50米跑价格在50到100元,800、1000米,价格通常会在一两百元甚至更多。”北京某高校体育学院老师焦阳(化名)告诉记者,作为体测的负责人,他对体测替考的“市场价”也有所耳闻。据他了解,“甚至还产生了校外人员替校内学生进行测试的现象。”

  多所高校的学生告诉记者,除“替考”外,体测数据造假也是作弊的常见手段。

  吉林某高校的学生万柳(化名)表示,往年,长跑成绩都是在监考老师掐秒表后,把成绩告诉学生,由学生自己将成绩上报给班长、体育委员或学习委员等班干部。“以往报假数据太容易了,甚至成了一种公开的现象,班干部也不会去核实,更不会有同学揭穿。去年,我报了真实成绩,在我后面跑完的还有五六个同学,但那年我的长跑成绩却成了班里倒数第二。”

  万柳告诉记者,今年,学校不再由老师掐秒表计成绩后口头通知学生,改为发给每位参加体测的学生一个绑在手上的计时器。“这样一来,由自己虚报数据作假的空间就小了很多。”但万柳表示,作假依然是被默许的存在,“跑50米那天,我在生理期,又不想参加补考,所以我找了个男生替我去考,我把计时器给了他,他替我跑出了一个不错的成绩。”

吉林某高校“生活服务群”中,有学生明码标价求“代测”引体向上。吉林某高校“生活服务群”中,有学生明码标价求“代测”引体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