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 彷徨 期待 疫情下9名留学生的抉择与思考

  2020年,全球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新冠肺炎。7000万人确诊,170万人病亡,人员往来停滞,全球经济陷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最严重的衰退……

  生活正缓慢恢复,但新冠无疑已深刻烙印在了所有人的记忆里。这份记忆终将给人类留下什么?封锁?社交距离?还是未来面对新一场疫情时的更好应对?

  澎湃国际推出“全球记疫”系列报道,回顾多国民众在过去一年间经历的悲欢离合,勾勒出疫情下世界所呈现的前所未有的图景,从中展望人类与地球将走向何方。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如何改变我们的人生轨迹?2020年,被疫情裹挟着的留学生们,面临着可能是截至目前他们人生中最艰难的抉择。

  年初,随着疫情在世界范围内暴发,各国新冠感染人数飙升,关于“留学”的坏消息也接踵而至——多国高校宣布延迟开学,改为在线上学习网课;托福、雅思停考;国际直飞航班暂停,归国机票“一票难求”;签证政策频繁变动……

  是承担风险奔赴国外,还是“居家留学”,日夜颠倒,抑或是忍痛放弃心心念念的留学梦?对于不确定的未来,留学生们都曾有过担心与彷徨:“我会在国外感染新冠吗?有足够医疗资源治疗吗?”“网上授课如何开展?我还可顺利毕业吗?”“我该怎么回国找工作?”

  纠结过后,准留学生们最终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有人追求理想、毅然决然出国留学;有人选择遵从现实,推迟或者放弃出国学习;也有学生选择了网课的形式“居家留学”……

  去?还是不去?

  2020年2月26日,和往常一样,家在东北某地的海莉例行检查着邮箱里是否有来自申请学校发来的新邮件。而就在当晚,她收到了“梦校”(Dream School)牛津大学的录取通知。

  “不真实的感觉!按照今年这个形势,我还想要不要先找个工作,没想到竟然收到Offer(录取通知)了!”海莉彼时第一时间就与朋友们分享了被牛津录取的消息。

  然而,在收到Offer后的这几个月里,海莉的内心却始终悬而未决。尽管她一直秉持“可以出去(留学)就尽量出去”的态度观望英国疫情的发展态势,但在目睹9月末至10月初英国单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飙升至1.5万至2万例,同时还得知有中国同学到牛津上学后感染新冠后,海莉打消了即时去英国学校报到的计划,决定暂时“居家留学”。

  2020年秋季学期,牛津大学举行了罕见的线上开学典礼。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据海莉在牛津的同学说,由于当地医疗资源有限,医院很难预约,且不一定会照顾到每一个人,“少数在英国确诊新冠的中国学生在宿舍接受隔离,依靠自身抵抗力和从国内带来的药物硬抗过去。”海莉告诉澎湃新闻,“其实他们也别无选择,蛮无助的。”

  “我从没后悔过自己‘居家留学’。”海莉说,牛津的防疫措施很严格,就算去学校,也只允许学生待在宿舍上网课或者到附近的公园放风,不仅无法参观当地的历史文化场所,而且也无法和同学们开展线下社交活动。

  牛津的线下活动对社交距离的限制也非常严格

  在北京工作了两年的伊凡却与海莉不同,她在2020年上半年得知被录取后,毅然辞掉了手头的工作,紧锣密鼓地办理了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的入学手续,并开始着手在伦敦租房。

  “在做这一段人生规划时,疫情还没有暴发。”伊凡回想道,“鉴于身边有不少同学延期一年入学,我一开始也蛮纠结的,但最终我还是决定直接入学。我这个人胆子比较大,且之前独立生活的时间也比较长,面对这种特殊情况,父母也比较支持我的选择。”

  伊凡还坦言,做这个决定的另一原因在于自己已辞职,而在疫情期间找到好工作的难度很大,“工作后我一直都有继续读书的计划,也有读完书调整工作方向的打算。假使我今年不去的话,就意味着我可能面临再多耗一年时间等明年开学,或是找个工作将就一下的情况,这都不是好的选择。”

  伊凡清晰地记得,自己是在10月初第二波疫情在欧洲蔓延之际抵达英国的。随着英国新冠确诊人数飙升,英国首相约翰逊于10月12日宣布出台“三级封锁”措施,并禁止极高风险地区举行家庭聚会,不建议民众出门。

  “当时还没有特别严格的管控措施。”回想起自己入境的经过,伊凡说道,“我记得在飞机上填好入境表格,之后便顺利入关。”

  尽管没有统一安排隔离,但英国政府要求入境英国的旅客必须自我隔离14天。而抵达英国之后,伊凡所就读的学校也要求在隔离14天之后给学校发一封邮件,并附上“入境章”以核验入境日期,确认外国来英留学生是否真正隔离了14天,“说是隔离,其实并没有强制要求,全靠个人自觉。” 伊凡沉思了一会说道。

  来英一段时间后,伊凡发现英国人比较注重保持社交距离,而且消毒措施到位。“当时我想,该采取的防护都做了,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