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74岁唱着“少年”的清华学霸唱团是怎样一群人

平均74岁的学霸合唱团演唱现场太酷 已热泪盈眶。 视频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01:05)平均74岁的学霸合唱团演唱现场太酷 已热泪盈眶。 视频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01:05)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2月4日晚,一群平均年龄74岁的清华学霸的合唱,燃爆全网。他们头发银白,嗓音清亮,在台上撸起白衬衫的袖口时,还像当年的模样。

  他们是来自清华大学上海校友会艺术团的队员们。2月4日晚,在“央视网络春晚”《我的青春嘉年华》现场,队员们合唱了一曲《少年》,感动了无数网友,不少现场观众为队员们的赤诚与热情落泪。

本文图片 央视新闻客户端本文图片 央视新闻客户端

  艺术团中的清华伉俪——从校园到婚姻

  据央视新闻报道,这支艺术团的成员大部分都是清华大学理工科的学霸,其中有很多人都是从校园走到婚姻殿堂的眷侣。

  如艺术团团长刘西拉,他是清华大学1957级土木工程系的学生,2008年,他与爱好音乐的校友成立了清华上海校友会艺术团。刘西拉的爱人陈陈,1956年凭借数理化三门满分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电力专业。在清华读书时,首席小提琴手刘西拉和钢琴伴奏陈陈,才艺出众、成绩优秀,是学校的金童玉女。

  他们两人在清华度过了6年本科和5年研究生的青春时光,毕业后服从组织分配到了四川,投身国家建设。虽然都在四川,但在成都的刘西拉和在德阳的陈陈,却依然相隔71公里,每周唯一的休息日,刘西拉都会去探望自己的爱人。

  一次,雨季洪水冲断了铁路线,为了去看妻子,刘西拉骑着自行车径直奔向德阳。道路泥泞难行,他扛起自行车踩着砖石枕木,一步一步迈到了陈陈的身边。陈陈喜欢弹钢琴,为满足爱人的兴趣,刘西拉向同事借了一台闲置钢琴,推车推了三里路送到陈陈身边。

  那时的日子苦不苦?

  刘西拉这样说,“我们如果再有一辈子,会不会比这辈子过得更好,很难说,因为我们不一定有这个机会,能看到中国的跃进。”

  队员中的伉俪还有张利兴与朱凤蓉,他们都是上海人。1959年,张利兴如愿考入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他的高中同学朱凤蓉,考入了北京外国语学院的留苏预备班,但第二年,留苏预备班因故停办,转入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她,与张利兴在清华园里再次重逢。

  毕业后,张利兴决定跟随部队,奔赴新疆马兰核试验基地,分别时,喜欢朱凤蓉很久的他鼓起勇气用一张合影与朱凤蓉锁定了恋爱关系。一年后,朱凤蓉从清华大学毕业,她带着两箱课本,一个人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追随爱人前往戈壁。

  在“最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新疆马兰核试验基地,他们隐姓埋名,投身于祖国的核事业,参与了我国第一枚氢弹、第一次地下核爆炸等历次核试验。

  现在,朱凤蓉依然清晰记得五十年前,那条戈壁深处的铁路,“当时也不是只有艰苦,也很美,有雪山,也有蓝天。”在那里,朱凤蓉嫁给了久违的恋人,默默陪伴他走过了一生。17岁离开上海,为了核事业,两人70多岁才重回故乡。

  艺术团演出幕后——忍饥挨饿、找厕所

  一曲《少年》的幕后是怎样的?艺术团队员翁蓓华记录下了团队的经历。

  翁蓓华出生于1952年7月14日,中共党员。1968年12月起在上海电气集团上海汽轮机厂工作。1974年9月进入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热物理专业学习,1978年2月毕业。毕业后回原单位从事热工检测/质量管理工作,高级工程师。2002年返聘在本集团上海互感器厂、上海风电设备有限公司担任质量部门管理工作至2013年。退休后常年乐于做志愿者,并在松江区“五老关爱宣讲团”、上海市第四福利院担任讲师和残疾朋友的音乐教师。

  在“清华校友总会”微信公众号上,翁蓓华写道,前不久,他们刚结束了上海电视台的拍摄,又匆匆赴京,参加央视网络春晚“我的青春嘉年华”的表演,“我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时代,正参加当时的少年宫《学习雷锋好榜样》的合唱;我仿佛又回到青年时代,正参加清华大礼堂的合唱比赛。”

  翁蓓华写道,对《同一首歌》、《少年》进行前期录音是在1月4日。当时团友们从上海的四面八方集合到市区一个录音棚。四个声部被安排在二个录音室,三人一组录音。当第一批完成,一看时间,已花去1小时35分钟。原计划录音时间是下午14点至17点,眼看结束不了,只能延长时间。

  为什么难以过关?翁蓓华说,问题出在“我们从来没有接触过通俗唱法和通俗唱法中英语与歌谱的匹配,因此难以达标。”针对问题,队员们在音乐导演的指导下,再一句一句练,一字一节地抠,直至唱对。

  “那天晚饭就买几个包子和牛奶将就了,大家坚持着,直至晚上21点全部通过!我们就像跨越了一道鸿沟——老年人与青年人之间的鸿沟,如释重负!”翁蓓华写道。

  在这次正式上央视舞台之前,队员们在候场的休息室里,被一位年轻女导演的一番话惹哭了。

  她说:“昨天你们的彩排很成功。看了爷爷和奶奶们的表演,我们再也不为将来变老而恐惧了!”听了这句话,刘西拉团长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接着大家都流泪了。“我们就这样哭着暖场,才有了表演‘少年’时如此灿烂的笑容呀!”翁蓓华写道。

  翁蓓华还记录了合唱团路途上的“尴尬”:2021年元月,艺术团38人一路北上,途中,整个团队被困在半路上几个小时、无法上厕所、忍着饥饿。半路上好不容易偶遇一家路边的宾馆,才解决了内急。午夜,一碗价格10元的牛肉拉面,让大家欣喜若狂,都说好吃、难忘!

  翁蓓华写道,“我们豪迈地前行,践行着清华人的契约、担当和奉献精神,在困难面前不退却的民族精神,传承着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习近平主席说‘每个人都了不起’!这里面也有我们呀,这就是我们这群‘老来俏’的合唱团成员们!”

  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团长刘西拉说,“我们这个团,绝大多数是都是清华大学毕业的,他们都勤劳奋斗了一辈子”。他表达了对年轻人的希冀,“要现在的年轻人像我们当时一样,对祖国、对人民充满着热爱,而且希望他们像我们一样,燃烧起熊熊烈火。我们这批人常常是一心一意地做事,希望他们继承我们这样一个决心。”记者 李季 实习生 陈改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网络友情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