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旗下搜索引擎做拍照搜题 跨界选手夸克如何突围

  一个搜索引擎为何要跨界做教育?

  来源|多知网

  文|胡晓倩

  图片来源|多知网

  “一个懂年轻人的,能解决年轻人问题的年轻合伙人”“这个TVC(Television commercial电视广告)很简单,但是品牌主张鲜明”。前段时间,夸克与罗永浩联合的TVC在网上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广告内容紧扣“年轻人”标签。不少网友表示:“夸克出息了!”“用了这么久,终于看到夸克的广告了!”

  夸克APP是阿里巴巴旗下的一款搜索引擎, 2018年发力智能搜索,把目光对准“年轻人”和“AI搜索”,推出丰富的AI工具、内容和服务。据夸克搜索公布的数据,目前夸克已服务千万级用户,其中24岁以下用户占比超过一半,而且这个比例一直在涨。这也意味着学生群体是夸克的主要用户群体之一。

  夸克搜索做拍照搜题可以说是一个根据用户需求的选择,夸克的产品负责人郑嗣寿在接受多知网访谈时提到:“拍照搜题是用户非常刚需的一个场景,在我们还没有独立地做夸克学习模块的时候,当时有个相机模块能够用图片搜索,当时就有用户用它拍题。”

  根据夸克搜索数据,一开始在相机上搜题目的量是占到夸克总搜索量10%左右,优化后拍搜用户量超过一半。学生天然地把拍搜的行为体现到搜索里面,夸克搜索无法忽视这个信号。

  2020年年中,夸克搜索开始做拍搜产品,今年1月,夸克升级其学习频道的拍照搜题工具和错题本功能,利用AI技术将拍题速度提升为原来的一倍。

  与其他拍搜软件不同的是,夸克拍搜产品是基于搜索引擎而诞生的,且用户覆盖K12到成人,不仅仅是学科题目,还有通识类的知识,甚至大学段的学术论文。

  01

  一个脱胎于搜索的“拍搜”工具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搜索渠道也开始多样化,当前,微信、支付宝和字节都在做搜索。在郑嗣寿看来,种种迹象表明,搜索市场上一定会有大的变化。

  夸克在做搜索的过程中,通过观察用户的搜索习惯,发现用户需求也一直在变化。“我们发现有很多用户在拍题,即便我们没有答案,他们也乐此不疲。这是我们做拍搜的出发点也是我们的优势。”郑嗣寿说道。

  根据用户不同的搜索场景,夸克搜索做了极为简洁的界面,并把几个用户高频使用的功能做成频道排在了搜索框之下,这些频道包括:捷径、AI应用、精选、夸克学习、夸克健康……其中,夸克学习中最为重要的功能便是拍照搜题。

夸克搜索界面首页与夸克学习界面夸克搜索界面首页与夸克学习界面

  实际上,拍搜赛道由来已久。2020年,题拍拍的推出又将拍搜赛道带入新的竞争维度:使用场景更加多元化以及用户需求个性化加深;对真人解答的人群及科目覆盖更加全面;对解题人员及解题速度要求也更高、更快。

  而夸克的拍照搜题从一开始就有自己的DNA: 第一,他脱胎于搜索,有AI技术和大数据的能力积累。第二,他面临更为广阔的用户,对人群和需求理解比较综合。

  当前,根据夸克数据,24岁以下的年轻用户占大头。面对K12群体,夸克会提供不同科目的题目,而对大学生,会提供各类专业知识,包括学术论文,夸克希望做到“从专业的角度提供服务。”

  即使这样,郑嗣寿认为,拍搜整个赛道距离行业天花板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目前包括夸克在内的所有拍搜产品只能打60~70分。

  “这个60、70分是一个动态的,如果放在5年前来看,这些拍搜都已经做到90分了,为什么还是60、70分,是因为题库在不断更新迭代,对应用户的需求在变。”如果出现新题,机器对其的理解不到位、结构内容不到位、知识点的结构化不到位的话,会导致“缝隙”一直存在,因此教育需求的复杂化、时效性,对技术、模型、内容、基础数据都意味着巨大的挑战。

  如何跟得上甚至超越用户需求,成了当下拍搜产品的痛点。

  对此“很多的学校、教育机构一直在研发未来的题的趋势是什么,比如题型的构成、新题的来源等等。”不断深化模型对题目的掌握程度,提升算法准确率。以及引入在线老师即时答疑补齐短板,而一方面,真人答疑的准确率、思维交互质量有待提升;另一方面,教师资源和成本也是不容忽视的考验。人机结合的理想状态还需要不断探索。

  “虽然现在使用拍题软件的人数这个体量已经很大了,但是整个在线教育的平民化、大众化的完整程度对比电商、短视频,还是有很大的增长空间,”郑嗣寿判断这个赛道仍处于一个早期的阶段,“60~70分的状态意味着用户的需求完全没有定型,即便在线教育行业已经很火了,但是拍搜产品要优化的道路还有很长。”

  02

  破冰——学习诊断

  怎么补足这30、40分的空间呢?

  正如第斯多惠所言:“一个低水平的教师,只是为学生奉献真理,而一个优秀的教师是让学生自己去发现真理。”郑嗣寿认为教育的本质是让一个人能够从掌握知识、学会知识到掌握技能的一个过程。

  因此拍搜只是第一步。

  进一步,“出一道题不是为了题本身,本质上是为了考核这个学生对题目背后的知识点掌握到了什么程度,我们其实会把这部分作为我们的重点。”郑嗣寿表示夸克的核心点已经从拍开始转移到,基于用户的拍题历史,帮助用户做系统性的分析,以了解他的学习的薄弱点在哪里。然后基于这个环节,通过大数据分析、智能模型、产品的模型和策略,给学生一套建议。

  “说白了就是这一百道题,也可以给我更多信息,我可以告诉你,你到底是差在哪里。差在哪个环节。”

  郑嗣寿解释中的大数据逻辑:“一道题,价值是不大的,但是如果你把所有题连在一起,那价值就不一样了,而且把所有题连在一起,又有多个维度;你如果只看这个用户的问题,是一个维度,你把这个用户和有这个用户同类相似特征表达的连在一起,那又是多个维度。”

  而这正是做通用搜索的夸克所擅长的,因此这也是夸克做拍搜背后的技术数据优势之一。

  再进一步,基于学习诊断,夸克会把拍搜后面的智能练习场景——收集、整理错题、基于错题给出建议、推题,做深做透,将学习-练习-学习的螺旋上升过程搬到线上来,然后反哺到线下,给学生、家长。这个动作夸克已经有了具体的时间规划。“家长对此是有极其迫切的需求”,夸克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用户拍题量环比增长超50%,错题本用户增长了5倍,而在使用夸克拍题的用户中,学生占比约4成,6成则为家长用户。

  “我们调研了很多家长,他们特别喜欢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帮自己的小孩整理错题,因为整理错题是他了解孩子的最好方式,而且整理过程中既了解其学习状态,也提供了帮助孩子成长的思路,进一步的提分思路。这一套也是我们所说的学习诊断,到后项的学习。其实照搬的都是现实场景。”郑嗣寿向多知分享道。

  要实现以上的“三步走”显然需要依靠大量的题库。

  夸克对此的理解是题库可以分为三个维度:第一个维度,最基本的基础题库。即题目、答案、解析。第二个维度,教研题库。这个题库的核心是教研而不是题。第三个维度,智能题库。也像教研题库,只是用AI完成教研,实现基于这套题库,抽取出一套题给对应的学生,完成例题之后,让他们掌握这个类型的题型和这些知识点。“这要结合练习一起来做。也是夸克已经在跑的事情。”

  用户拍题的数据、真人老师解题产生的原创版权内容都会进入夸克的题库里面,此外,夸克还与其他题库有合作。“一道基本题就跟一个网页差不多,现在做通用搜索出来,大家都可以用网页,网页是一个公域数据,就像我们说百科,‘世界上没有谁的百科,只有全人类的百科’,这个道理一样。那怎么把他用好内容结构化,这个可能是长期的竞争。”

  03

  免费真人老师解题还有多少种玩法?

  扩充题库过程中容易产生版权争议,真人答题既是面向用户的服务也是产生更多原创版权内容的途径。夸克拍照搜题中还可以直接一键“求助学霸”,在线提问个性化问题。

  但对于夸克拍照搜题来说,郑嗣寿认为,“真人在线免费答题”这种个性化服务可以算是加分项,而非产品根基。一方面能迎合家长让孩子摆脱纯粹“拍照搜题抄作业”的诉求,另一方面也能作为引流的入口,但人工答题可能也会出现错误。

  夸克给出对策:“我们在整体的流程里面,会有一定比例的交叉,一道题可能有两个老师解答;其次,学生自己会反馈,一道题他答不答的好不好,但凡是一个认真点,不是纯粹抄作业的学生,自己是有一些思考的;第三,老师之间是有信任分的,一个老师长期回答的很好,我们大概就认为他的水平就很强,或者说有一个老师,用户的反馈错误比较多,那我们就会多派单和加强教研。”

  在师资供给上,夸克也采用招募优秀的学霸和老师,正式入驻之前要经过夸克相应的标准化培训,答题后夸克平台会给相应的补贴。

  速度上,郑嗣寿提到:“目前,我们在小学阶段基础题平均5~6分钟能给出解析,但是我们还没有对所有的用户开放,后续会逐步开放。”

  当前,夸克拍照搜题的真人答题提供的是文本的解答。未来,或许还有更多玩法。

  但郑嗣寿坦陈,这确实对老师是有挑战的,很多没有经验的老师,他在书写的过程,再加上解读,不可能一气呵成才能完成。同时,从拍摄、书写、时间控制、到剪辑、初检,再到上传系统,一整套流程对老师的挑战太大了;而且审核成本也非常高,对用户来说它的增值服务还没有那么明显。

  当前,夸克的视频答题还没有面向所有用户。不过,基于视频直播,夸克想要提供更深层次的服务,比如一对一的答题。“这个预计会更远一点。”

  04

  跨界选手如何突围?

  夸克,来源于物理词汇,Quark,是一种参与强相互作用的基本粒子,也是构成物质的基本单元。这一帮理工男的想法是“从小做起”。

  事实是,虽然夸克搜索属于大平台,确实也是需要从零开始。在阿里巴巴创业事业部有一条机制是,“集团为创新产品提供空间、组织力量、资源、尝试的机会,不会给创业项目提供具体的KPI,但也不会为创新项目直接提供流量,种子用户必须由项目团队自己去找,如果一直都找不到,这个项目就会被叫停。”

  当前,拍搜赛道风起云涌。夸克作为一个跨界选手,如何突出重围?

  在郑嗣寿看来:“拍照搜题的窗口期会更久一点,不是用两三个月就结束了,因为一波又一波的用户的需求不同,但还是有具体的窗口期,所以我们在节奏上追得很紧,但心态上相对放得比较开,我们也有一定的耐心。”

  虽然没有具体的KPI,对于夸克搜索来说,郑嗣寿说道,“我们给自己设定的目标和挑战会很高,我们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维稳的业务,它应该突破市场、突破行业、突破自己,任何一个大的集团都需要不断地有创新项目,这也是创新的本质所在。”

  对于夸克搜索来说,拍照搜题才刚刚起步,用户量也还在积累之中,并不急于实现商业化。

  “让年轻的想象都能被看见。”是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的口号。而怎么样从“被看见”到“被看好”,需要夸克给出答案。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网络友情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