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高考:开启改变命运的大门 知识改变中国

  恢复高考,知识改变中国

  图①:1978年春,北京大学迎来恢复高考后录取的第一批新生。

  图②:1977年,一名女青年在北京参加高考。

  图③:1977年,考生在高考考场答卷。

  资料照片

  高考恢复了!

  1977年10月21日的《人民日报》,被人们争相传阅。这个好消息犹如一记春雷,让成千上万的人激动不已。他们在田间地头、在工厂车间、在牧场矿山重拾书本,看到了知识改变命运的希望。

  “今年高等学校的招生工作有了重大改革。”“实行自愿报名,统一考试,地、市初选,学校录取,省、市、自治区批准的办法……”这一决定,重启了停滞11年之久的高考。当年,全国570万考生参加高考,录取新生27.3万。我国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

  改革先声

  “把最优秀的人集中在重点中学和大学”

  1977年的中国,人才青黄不接,国民经济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没有人才,怎么实现现代化?邓小平同志与中央两位领导同志谈话时指出:“要经过严格考试,把最优秀的人集中在重点中学和大学。”

  1977年8月初,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召开。一大早,时任武汉大学化学系副教授的查全性就来到会场,他在一张纸上打着草稿,也许是太激动,铅笔尖断了好几次。“招生,是保证大学教育质量的第一关。它的作用,就像工厂原材料的检验一样……”查全性的话,引起了与会者共鸣。

  座谈会上,邓小平问道:今年是不是来不及改了?

  大家表示:今年改还来得及,最多招考时间推迟一点。

  邓小平当即表示:今年就要下决心恢复从高中毕业生中直接招考学生。

  8月8日,邓小平在会上讲了关于科学和教育工作的几点意见。这篇讲话,使教育战线成为当时全国各条战线拨乱反正的先声。

  可是,此前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已决定继续维持“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的招生办法。怎么办?8月13日,根据邓小平指示,教育部再次召开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这个会,足足开了44天。

  “由于这时正在召开的党的十一大未能完全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招生工作会议受到影响,招生方案迟迟定不下来。”山东省教育厅原副厅长马庆水回忆道。

  9月19日,邓小平和教育部主要负责同志谈话,希望教育部门的同志大胆解放思想,争取主动。在邓小平的推动下,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到9月25日终于有了结果。

  10月5日,中央政治局讨论通过了招生工作文件。10月12日,国务院批转教育部《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和《关于高等学校招收研究生的意见》两个文件,宣布当年立即恢复高考。

  改变命运

  “幽暗的隧道里出现了一道亮光”

  “高考恢复了!”深秋正午,黑龙江集贤县生产建设兵团的大喇叭响起广播。知青尤劲东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北大荒的草垛上,他不知多少次哼唱着交响乐旋律,现在,改变命运的机会就要来了!

  整整11年,找不到出路的年轻人涌向了社会。“当时的高考对我们那一代青年人来说,犹如幽暗的隧道里出现了一道亮光。”复旦大学教授褚孝泉说。

  喜讯传来时,湘西山沟的工厂里,21岁的赵政国正伴着震耳欲聋的车床轰鸣声做工;江苏宜兴林场,插队知青徐沛然忙着搅拌农药;福建龙岩江山公社铜砵大队,知青刘海峰刚刚结束手头的活计……“那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大家奔走相告,广大知识青年压抑已久的学习热情和奋斗意识被点燃了。”1977级考生、浙江大学教授刘海峰回忆。

  一时间,全国各地的新华书店人潮涌动,很多考生全家出动,连夜排队抢购复习材料。曾于60年代前期出版的一套“数理化自学丛书”,创下了发行7395万册的纪录。

  广大考生努力填补知识空白,积极复习备考。隆冬时节的松花江畔,在田间劳作了一天的陈宝泉挑灯夜战,“我们那时用柴油灯,看一晚上书,第二天鼻孔都是黑的。”

  1977年11月28日至12月25日,全国570万考生走进了高考考场。这场来之不易的考试,让无数人的命运发生了重大转折。

  1977年高考后,赵政国进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如今是中国科学院数学物理学部院士。还有艺术家尤劲东、深圳市艺术教育委员会原秘书长徐沛然、中国教育报退休记者陈宝泉……

  “我们家四代务农,从来没有出过一个高级知识分子,更没有人上过大学,我把四代人的梦想实现了。”1977级考生、国家档案局原局长杨冬权笑着说。

  人才强国

  “多出人才、出好人才”正在成为现实

  一张黑白照片,记录了那个生机盎然的春天。这是1978年春,北京大学新生入学时拍摄的,“迎新站”横幅格外醒目,9名新生或推小车,或提行李,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到了大学图书馆,古今中外什么书都有,真想一下子把所有书都看完。”被南京大学录取的杨冬权,每天都琢磨着怎样在图书馆抢到一个位置。如饥似渴的学习精神,在当时各地的大学蔚然成风,这些“超龄”大学生们,争分夺秒想把失去的时光追回来。

  这些新生中,有矢志报国的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有高分子化学、物理化学专家李永舫,也有经济学家钱颖一……高考制度的恢复,吹响了“知识改变命运”的时代号角,为创造中国奇迹、为我国实现从人口大国向人力资源大国的历史性转变,奠定了坚实的人才基础。

  教育兴则国家兴,教育强则国家强。“多出人才、出好人才”的目标正在成为现实。今天,从“神舟”系列飞船、探月工程、杂交水稻到高性能计算机、高温超导研究,从三峡工程、南水北调、西电东送、西气东输到中国路、中国桥、中国港、中国高铁等亮丽的“中国名片”……我国国民经济建设的主战场上,处处活跃着高素质人才的身影。

  教育部数据显示,恢复高考40多年来,我国普通本专科招生数累计1.4亿,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由1977年的2.6%增长到2020年的54.4%,我国已建成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高等教育体系,培养了逾亿名高素质专门人才。

  如今,站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历史交汇点上,我们有信心期待,高考制度将继续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提供源源不断的人才支撑!(本报记者 张烁 丁雅诵 吴月)

  恢复高考:开启改变命运的大门(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本报记者  张  烁  丁雅诵  吴  月

  中国国家博物馆的藏品中,一张泛黄的北京市高等学校招生准考证,将时间定格在1977年。准考证照片上的女孩叫刘学红,梳着两个麻花辫,眼里藏着笑意。

  那时的她,正在北京密云高岭公社四大队林业队插队。当年底,刘学红和全国570万考生一同走进高考考场,最终考入北京大学,由此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1977年7月23日,邓小平同志召集一所高校的负责人听取汇报。此前,他还在与中央两位领导同志谈话时指出:“要经过严格考试,把最优秀的人集中在重点中学和大学。”

  8月4日至8日,邓小平同志主持召开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邀请33位科学家和教育工作者一起座谈,当面听取他们对科学和教育工作的意见。“今年就要下决心恢复从高中毕业生中直接招考学生,不要再搞群众推荐。从高中直接招生,我看可能是早出人才、早出成果的一个好办法。”邓小平同志的话掷地有声。

  根据邓小平同志的指示,教育部再次召开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会议通过了《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对教育部起草的招生工作文件,邓小平同志亲自进行了修改和审定。他认为文件中的政审条件太繁琐,说:“政审,主要看本人的政治表现。政治历史清楚,热爱社会主义,热爱劳动,遵守纪律,决心为革命学习,有这几条,就可以了。”

  10月5日,中央政治局讨论通过了招生工作文件。10月12日,国务院批转教育部《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和《关于高等学校招收研究生的意见》两个文件,宣布当年立即恢复高考。

  高考恢复了!喜讯迅速传遍神州大地,一代有理想、有抱负、渴望知识的中青年人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拿起课本,社会上重新出现了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热潮。

  1977年冬天,全国570万考生走进考场,他们中有工人、农民,有上山下乡和回乡知识青年,有应届高中毕业生,还有人彼此是师生、兄弟、夫妻……不久后,27.3万名新生踏入大学校园。

  高考制度的恢复,为大批知识青年敞开了大学之门,提供了通过考试、靠自己努力和公平竞争获得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自此,“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时代新风让中国焕然一新,国家现代化建设所需要的大批人才开始得到有计划的培养。

  教育兴则国家兴,教育强则国家强。40多年来,高考制度为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人才保证和智力支持。据统计,恢复高考以来,我国普通本专科招生数累计1.4亿,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由1977年的2.6%增长到2020年的54.4%,我国已建成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高等教育体系,培养了逾亿名高素质专门人才。

  1977年,我考上了大学(亲历者说)

  刘海峰

  “知识就是力量”“高考改变命运”,这不仅是家喻户晓的励志口号,也是许多1977级大学生人生转折的真实写照。久旱逢甘霖的渴望、复习备考的紧张、金榜题名的喜悦……凡是经历过恢复高考的大学生,回忆起1977年的高考往事,都是记忆犹新。

  1976年6月,我高中毕业。作为家里的长子,我到福建龙岩江山公社铜砵大队耕山队插队。插秧、割稻、耘田、砍柴……那段日子十分辛苦。但艰苦的生活并没有消磨我对知识的渴求,在万籁俱寂的山沟里,我将手头一本伏尼契的《牛虻》看了一遍又一遍。有时候我会想,我的大学在哪里?上大学会不会永远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

  所以,1977年10月,当听到恢复高考的消息时,我们这些知识青年喜悦兴奋的心情可想而知。福建省招生委员会在《福建日报》公布招生简章的时间是11月5日,考试时间是12月16、17日。距离考期只有40多天,所有人都全力以赴、分秒必争。

  1977年,全国在福建招生的高校仅有20所,其中有12所外省高校只招收外语或艺术、体育类,招收文史专业的外省高校只有北京大学、吉林大学、复旦大学3所,招收的人数屈指可数。招收专业较多的是福建本省的厦门大学和福建师范大学,对文学感兴趣的我因此报考了三个志愿,第一、第二志愿是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历史系,第三志愿是厦门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

  经过一个多月紧张的复习备考,12月16、17日,大家带着兴奋、好奇、期待、憧憬的心情奔赴考场。1977年高考文科考四门,分别是语文、数学、政治、史地,总分400分。当年福建省高考的文科体检线是210分,我后来知道自己考了302.1分,超过体检线近百分。当年招生意见中有这样的规定:录取学生时要优先保证重点院校。因此,我被有优先录取权的第三志愿厦门大学录取。

  1977年,高考考场内外贴着“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国家在期待你们,人民在期待你们”等标语。确实,不仅我们自己对高考抱有期待,国家和人民对恢复高考后的第一级大学生也抱有很高的期待。我们这一级大学生也没有辜负大家的期待,怀揣着报效祖国的强烈愿望,成为改革开放的中坚力量。

  (作者为浙江大学教授、厦门大学1977级大学生,本报记者丁雅诵整理)

  迎来尊重知识的春天(感悟初心)

  赵婀娜

  如神州大地上的一声春雷,高考制度的恢复,成为无数人改变命运的转折点,中国迎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

  作为教育战线拨乱反正的第一项成果,这声春雷,重启了学子们奋斗的梦想之门,为无数年轻人实现自身价值、丰富人生提供了可能;这声春雷,让无数年轻人欢欣鼓舞、奔走相告,看到了知识改变命运的希望。通过高考改变命运,成为一代青年共同的心声。

  恢复高考连同一系列改革措施,让中国社会迎来了科学和知识大放光彩的春天。一时间,全国各地的新华书店人潮涌动,不少考生全家出动,连夜排队购买书籍和相关资料。无数青年白天工作、晚上学习,努力把逝去的时间追回来、把落下的知识弥补上。人们为回归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正轨而庆幸,为人才向上流动的渠道得以疏通而欣慰,为重新确立“知识改变命运”的理念而备受鼓舞,神州大地因科学和知识而生机勃发。

  高考制度的恢复,打开了人才培养与输送的闸门,为国家经济发展建设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人才支撑。众多青年通过高考,走进高校,汲取知识,成为各行各业发展建设的砥柱中流。也正是在一代代青年的赓续奋斗中,中国从人口大国逐步向人力资源强国转变,创造了令人骄傲的“中国速度”与“中国力量”,取得了世界瞩目的成就。

  从1977年到2021年,40多年来,恢复高考在中国历史上已经留下深刻印记。

  40多年前,一代有理想、有抱负、渴望知识的中青年人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带着自己独特的人生经历和丰富的社会经验走进考场,走进课堂,点燃希望。

  40多年后,高考制度已融入国家发展和时代进步的步伐,对国家人力资源素质的提高起到重要作用,对国家经济和社会进步做出无法替代的贡献,托举起无数渴望改变、渴望成才的梦想。

  从恢复高考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中,我们能看到一个民族依靠教育开创未来的信念、一个国家深化改革增进人民获得感的决心。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网络友情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