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工大副教授:纵论市世之争 浅谈知识产权保护

  原标题:纵论“市”“世”之争——浅谈知识产权保护

  西北工业大学  周凯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这是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最重要的内容,也是提高中国经济竞争力最大的激励。对此,外资企业有要求,中国企业更有要求”。

  知识产权显然是一种无形财产,其具有专有性、时间性和地域性的鲜明特点。影片《我不是药神》曾引起多方关注,该片讲述了主人公程勇走私印度仿制药解救国内无法支付高价原研药癌症患者,最终被判入狱的故事。影片获得巨大商业成功的同时,带来了深刻的社会话题。全民热议之后冷静思考,到底谁才是“药神”? 一边是由高价创新药带来高昂市场利润的“市”,一边是低价仿制药拯救生命“悬壶济世”的“世”。“市”“世”之争引发了巨大的社会争议。

  本文纵论“市”“世”之争,即围绕“市场”与“济世”之争展开讨论。重点关注以下四个问题:一是如何保护知识产权?二是为何保护知识产权?三是为何引发“市”“世”之争?四是如何破题“市”“世”之争?

  一、如何保护知识产权

  几百年前,人们就有了现代意义上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1474年3月19日,威尼斯共和国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专利法《发明人法规》(Inventor Bylaws);1623年英国的《垄断法》(Statute of Monopolies)被认为是资本主义国家专利法的始祖;1710年4月,世界上首部版权法——英国《安娜女王法令》诞生;1910年,中国第一部著作权法《大清著作权律》颁布;1990年,新中国第一部著作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颁布。

  我国进入改革开放,尤其是2001年加入国际贸易组织(WTO)之后,知识产权工作取得长足发展。目前,作为知识产权保护主要手段之一的专利申请已成为衡量企业乃至国家创新能力的重要指标之一。联合国知识产权机构发布的2020年最新统计显示,最近20年来自中国的专利申请数量增长超过200倍。中国于去年第一次超过美国,成为国际专利申请量最多的国家,这也是该专利申请制度运行40多年来,美国首次失去全球第一的位置。美国商业专利数据库(IFI Claims)发布截至2020年1月2日的专利报告,对全球250个最大专利持有者进行排名。韩国三星电子以7.6638万件位居全球第一,IBM、佳能、通用电气、微软分列其后。华为、京东方、联想、TCL等中国公司进入前100名。从年度增量上看,2019年,华为公司提交了4411件专利申请,在所有企业中排名第一;2019年,华为投入研发费用达到1317亿元,近10年累计投入研发费用超过6000亿元;华为在全球从事研究和开发的人员约9.6万,占公司总人数的49%。除华为以外,日本东芝位居第二,三星电子位列第三,高通第四,另外OPPO、京东方、平安科技等三家中国企业也跻身前十大申请人榜单。

  世界进入以半导体行业为标志之一的信息时代之后,知识产权的竞争已然转向白热化,以中、日、韩为代表的亚洲抢占了领先地位。5G通信领域的杰出代表中国华为公司,展现出惊人的力量。美国政府甚至不惜发动科技战,全面围剿华为。那么,知识产权保护背后到底有何种力量,会驱使美国发动没有硝烟的战争?

  二、为何保护知识产权

  近年来,知识产权保护已成为国际经济秩序的战略制高点,作为世界贸易组织三大支柱之一的知识产权,越发受到以欧美日为代表的发达国家高度关注。其主要特点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保护范围不断扩大,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差距越来越大;二是极力推行专利审查国际化,打破专利审查的地域限制;三是知识产权与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并重,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的三大支柱;四是发达国家将知识产权保护纳入国家经济、科技发展的总体战略之中;五是知识产权审批时间加快,保护期限延长,对侵权的处罚力度加大。

  知识产权保护的几大特点无不显示出了背后的巨大利益驱动,争夺日趋激烈。对知识产权保护的认识,民众经历了长期过程。由于创新密集、发明专利集中且直接关乎国计民生,医药行业的知识产权保护矛盾因此较为突出。显而易见,高昂的创新药和低廉的仿制药之间存在的利益纠葛带来了涉及知识产权保护的碰撞,要“市“场利益还是要悬壶济“世”的矛盾应运而生。

  三、为何引发“市”“世”之争

  “我病了三年,4万块钱一瓶的正版药,我吃了三年。房子吃没了,家人被我吃垮了”。《我不是药神》影片的台词让人心酸,那么,在医药行业为什么会出现创新药的高价供给?

  在供应端,主要有三个因素影响价格:一是长周期,药物发现与临床试验的研发周期普遍在10年以上;二是高风险,创新药研制成功率低,以肿瘤药物为例,其成功概率仅有5%;三是高投入,国际制药巨头每年研发费用最高超过100亿美元。在需求端,创新药已经成为病患群体的必需品。因此,如此多的风险、投入、时间成本,市场没有巨额利润驱动,创新就会戛然而止。知识产权保护市场供给,“市”场驱动,可以作为创新的土壤。

  “他就想活命,她有什么罪”。体现了民众对生命的渴求,有良心有能力的医者谁不想悬壶济“世”?然而,残酷的现实总是让人清醒的认识到,“效率和公平”之间很难平衡,这也是社会经济学的基本遵循。那么,如何解决“市”“世”之争这对看似无法解决的矛盾?

  四、如何破题“市”“世”之争?

  发展是硬道理。目前,创新药在世界范围内迎来了发展黄金期,全球创新药市场规模两倍于仿制药,市场规模在2019年达到约1.3万亿美元。来自15个国家或地区制药企业进入2019年全球生物医药产业发明专利申请数量前100名,其中,美国企业45家,日本企业18家,中国和德国企业各有7家。从发明专利申请数量来看,超过1000件的企业共有3家。制药巨头瑞士Roche、瑞士Novartis和美国Johnson & Johnson稳居前三名。

  以欧美日为代表国际制药巨头高歌猛进的同时,中、印等发展中国家的医药行业也得到长足发展。中国是全球医药行业最大的新兴市场,创新药市场增速快于全球平均水平,占全球创新药市场的比重越来越大。创新药市场规模由 2014 年的1065亿美元增长至2018年1286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速约为 4.8%,增速超出世界平均增速。中国创新药市场全球占比已从2014年的14.4%提升2018年的15.2%,预计2023 年占比将达到17.8%。值得关注的是,来自中国的恒瑞制药、生物制药、东阳光药、药明康德等4家企业进入全球生物医药产业发明专利申请数量前50名。印度医药行业发展也是十分迅猛。目前,印度全国有一万多家制药企业,能够生产几百种原料药和六万多种制剂,其中60%的原料药和25%的制剂销往全球100 多个国家。印度前十大药企,在美国获批的仿制药申报即达到1300多种。

  综上所述,也许“市”与“世”注定是个无解的题,只能在动态平衡中依靠创新谋求发展。当前,在新冠病毒席卷全球的背景下,疫情防控带来了世界性难题。“向科学要答案、要方法”“最终战胜疫情,关键要靠科技”,寻找疫苗已成为世界最为关注的共同课题,制药行业的创新之路任重道远。

  作者:周凯,中共党员,工学博士,西北工业大学团委书记,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西工大教育部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创新发展中心特约研究员,南洋理工大学访学交流。兼任中国材料研究学会青工委理事,陕西省志愿者联合会理事,西安市青年联合会常委、副主任委员。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网络友情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