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教育:全球化和多元化为教育科技企业带来更多启示

  多邻国(Duolingo)IPO上市了,总市值近49.89亿美金。这家于2011年成立于美国匹兹堡的教育科技企业,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

  在Duolingo之前,美国的Powerschool也上市了。可以想象,学习习惯的改变,教学方式的演进,互联网教育的土壤更加肥沃,新型的教育创业项目蓬勃而出,美国的教育科技将迎来更为广阔的发展。

  全球化和多元化,教育科技企业的成功将带来更多的启示。

  大到奥运、防疫、经济和气候,各个国家都将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共同应对全球性的挑战。小到教育科技领域,无论是美国的企业还是中国的公司,面对知识全球化流动和人才全球化竞争,也必然要顺应这浩浩荡荡的全球化潮流。

  过去10年里,中国教育科技企业有在通过资本、工具、内容和服务四类方式,进行出海尝试,以实现全球化。比如,以网龙为代表的资本派,通过并购来开拓海外市场;以ClassIn为代表的工具派,通过底层技术工具来服务全球各国学校;以宝宝巴士为代表的内容派,通过IP和内容来驱动走向国际;再到近年来很多课程服务类公司出现,开始为外国人和海外华人提供汉语培训服务。

  蓝象资本投资副总裁焦念韬曾对“在线教育出海”进行了细致地研究,他发现:先进行业大量的出海人才和经验可被教育行业引入和借鉴。“比如游戏行业,像米哈游、莉莉丝、网易、腾讯等公司,在2020年原创游戏的出海营收达到了1000亿人民币的规模。比如消费电子行业,在印度和非洲,中国品牌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率超过了70%。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像TikTok,BIGO等互联网出海产品的出现,其实对于未来中国产业互联网品牌和产品如何出海,如何在不同的市场找渠道、做流量做分发等,给其他行业的创业者提供了非常多的经验。”

  “我们生而全球化。中国教育科技企业的全球化,不是发展问题,而是生死问题。”ClassIn创始人宋军波也曾公开对教育领域的投资人和创业者说。

  笔者认同“教育科技企业是否全球化是生死问题”,具体可以通过三个方面来思考:经济发展的全球化、知识流通的全球化、人才竞争的全球化。

  第一,经济发展的全球化。上世纪90年代以来,经济全球化进入高速发展的时期。1993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正式生效,欧盟正式诞生。《世界是平的》一书也开始在全球风靡,信息技术催生的“地球村”让全世界的人感到激动和兴奋。

  “世界经济的大海,你要还是不要,都在那儿,是回避不了的。想人为切断各国经济的资金流、技术流、产品流、产业流、人员流,让世界经济的大海退回到一个一个孤立的小湖泊、小河流,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历史潮流的。”全球化进程已是我们人类发展必经之路,在全球一体化的趋势下,每个国家都面临其他国家、其他制度的影响与冲击,都无可避免地面对国际市场的挑战。教育科技公司唯有积极应对国际化挑战,解决全球教育的共性需求才能发展。

  第二,知识流通的全球化。信息和知识的全球化流通,是信息技术最为显著的作用之一。信息全球化,通过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得以实现。知识全球化也经过TED和MOOC,进行了尝试和普及。ClassIn、Zoom、微信、抖音也正在成为知识流通新的工具和平台。

  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生前曾经提出了一个著名的“乔布斯之问”:“为什么计算机改变了几乎所有领域,却唯独对学校教育的影响小得令人吃惊?”美国联邦教育部长邓肯曾给出了一种答案:原因在于技术没有使教育发生结构性的改变。诚然,计算机和互联网等技术没有改变学校教育,但却让信息和知识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百度、谷歌、微信、抖音,不就是我们获取信息和知识最主要途径么?现在以及未来,知识必将继续全球化流通。

  第三,人才竞争的全球化。全球化时代下,全球人才流动和人才竞争也是重要特征。如何培养具有竞争力的国际化人才,是世界各国教育发展的趋势,也是我国教育改革的重要目标。

  既需要教育理念的全球化,也需要教学过程的全球化。具体到人才培养的场景,如何提供适应全球化竞争的知识?如何提升适应全球化竞争的能力?如何模拟未来全球化竞争中遇到的问题并加以解决?如何更底层地培养独立的自律的学习者,以应对未来新世界的挑战?这要求各个国家和教育部门,各个学校和校长老师,各个教育科技企业和平台,都要为之努力探索。

  总而言之,经济发展的全球化、知识流通的全球化、人才竞争的全球化,让世界上的有识之士都认识到,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历史大势。教育科技企业,也必须认识、顺应、运用这一历史规律。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网络友情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