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教育::卷烟厂流水线上的名校大学生:我接受了平庸的自己|工厂

来源:人物公众号

卷烟厂流水线上的名校大学生:我接受了平庸的自己

近日,河南中烟的一份招聘拟录用名单引发争议。在「一线生产操作岗」录取的135人中,不乏中国人民大学、武汉大学、郑州大学等知名高校的毕业生,其中硕士学历共41人,高达录取总人数的30%。

一直以来,烟草行业都颇有神秘意味。无论是薪酬待遇,还是工作性质,引起外界猜测并不鲜见。当烟草迎上了当下的「内卷潮」,这135位年轻人再度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

主要争议点是,名校毕业生去卷烟厂所谓的「一线操作岗」,是学历贬值?又或者是年轻人为了稳定、高薪愿意投身车间流水线?

我们联系了3名正在以及过去在卷烟厂一线工作的从业者。通过他们的讲述,我们试图呈现真实的卷烟厂车间的样貌,以及他们真实的选择与状态。有人在这里得到满足,找到了自我价值。有人在温水中挣扎十余年后,终于跳出。有人干脆「接受平庸的自己」,选择与机器相伴。

他们为什么选择卷烟厂?卷烟厂是否满足了他们的初始之意?他们留下与离开又为了什么?

文|钟艺璇

编辑|楚明

「温水煮青蛙,我一直在挣扎」

王通

东南地区某卷烟厂,工龄11年

我上个月刚从卷烟厂辞职,全家都反对,我父亲甚至气得几天吃不下饭。

这份工作,一直是我家里人对外侃侃而谈的话题之一。「我家小孩在烟草」,我的父亲常说这样一句话。我家人是有面子了,但我们这些在里头的人,待了几年,早就认清真实现状。

我2010年从东南沿海的一所大学毕业,热能与动力专业。一毕业就考上本省的一家卷烟厂,岗位是锅炉,属于动力部门。简单来说,这个工作需要通过操作按钮控制风压与温度,对我个人而言,没有任何难度。

上午8点上班,下午4点下班,两班倒。上班时间除去吃饭、上厕所以外,原则上不能离开设备,离开也需要找同事帮忙盯着。

我们这一批大学生一共81人,研究生9个。包括我在内的20个倒霉蛋,被分在工业系统,也就是你们认为的和机器打交道的工人,2个研究生被留了下来。

进来的时候,我身边同事的文化水平基本是初中高中,因为卷烟厂老龄化严重,这些人年纪很大了。其实心理不平衡的不是我们,反倒是他们。大家都做着一样的工作,却同工不同酬,他们的工资比我们低1/3左右。

我干了2年锅炉,接下来去了商业系统,销售、采购都做过。网上传的15万年薪,不是只有一定真实性,它就是真的。2015年左右,我到手就有15万年薪。我进去的第一年,月薪3500左右;第二年,5000;第三年,6000多;第四年,8000多。离职前,我到手年薪25万上下。烟草行业的收入的确会比同类国企高一些,如果换算成公务员,烟草普通员工年薪,差不多对标税务局。

但这是我工作11年才有的工资,我相信我去其他行业,收入只高不低。我现在的新工作,做销售,收入就更高一些。

过去在卷烟厂的工作,不夸张地说,只要有一点点学习能力的人,都能胜任。

这么多年,我们招收了不少的研究生,这些研究生,除了极少数走学术方向,剩下的研究生都受不了,离职了,因为他们需要做大量打杂或者枯燥的工作。我所在的烟厂,研究生离职率,超过90%。

但我能理解他们为什么来。一是这里稳定,来这里好几年不用担心换工作的问题。二是他们相信这里有上升空间。

卷烟厂流水线上的名校大学生:我接受了平庸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