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教育::双减重压下:巨人教育停发工资,核心股东退出投资运营 |精锐教育

精锐教育:“新管理团队对新巨人进行独立发展及融资。精锐作为原投资者之一并不继续投资,也不参与实际运营。精锐作为股东之一祝福他们有更好的发展空间和在新形势下成功转型。”

巨人教育:“三年来,巨人学校一直由精锐教育负责资金的提供,并作为核心董事参与战略决策和预算管理。巨人学校对精锐教育三年来的鼎力支持深表感恩……我们认为精锐教育作为有教育情怀的核心股东,不应也不会在巨人学校最难得时候置之不理。”

近日,北京巨人学校发布一封告学员和家长书。明确提出自8月11起,巨人学校遵守双减工作的部署安排,全面停止所有暑期班授课;暑期未消耗的课时学费可顺延至秋季继续使用;秋季班将统一调整至周一到周五的晚上,校区老师将在8月中下旬通知秋季班具体调整时间。

这一看似常规的转型举措背后,是巨人教育目前正深陷的艰难处境。

正如巨人教育董事会发布的“致全体员工的一份信”中提到,近期由于新冠疫情、合规治理和业务转型多发的压力下,导致公司经营暂时陷入困境。

“经董事会慎重研究决定,在转型方案未确定前暂缓一切支出行为。”

这一决定直接导致巨人教育拖欠员工薪资的情况。根据巨人员工反映,上个月员工的工资并未如期到账。甚至有员工去申请劳动仲裁。

就在巨人深陷经营困境的同时,作为巨人教育重要投资方(收购方)的精锐教育创始人张熙在传习邦的一篇发文中谈到了对于巨人的处理态度,这一态度或也将巨人拉向了更加艰难的创业处境。

发文中,张熙提到:

“精锐将聚焦主业,大部分非主业去年就开始剥离。2020年12月21日,精锐和其他投资方将原来参与投资的巨人教育,天津华英,巨人网校,优毕慧等相关的班课业务重组整合为‘新巨人教育’,并邀请有经验的教育创业团队与原巨人教育共同组成新的管理团队。新管理团队对新巨人进行独立发展及融资。精锐作为原投资者之一并不继续投资,也不参与实际运营。”

“精锐作为股东之一祝福他们有更好的发展空间和在新形势下成功转型。”张熙提到。

对于这一说法,巨人教育管理团队提到,传习邦的这篇文章发布后,引起了内外部的许多猜测和不安,有必要对事实进行一些补充说明。

“三年来,巨人学校一直由精锐教育负责资金的提供,并作为核心董事参与战略决策和预算管理。巨人学校对精锐教育三年来的鼎力支持深表感恩!”

“巨人学校面临着极为艰难的转型以及更为巨大的经营压力,已经第一时间向董事会和精锐教育表达了坚守到底、负责到底的决心。我们认为精锐教育作为有教育情怀的核心股东,不应也不会在巨人学校最难的时候置之不理。”

升学教育::双减重压下:巨人教育停发工资,核心股东退出投资运营 |精锐教育

可以看到的是,巨人的管理团队与巨人的董事会、以及巨人的股东精锐教育正就目前的经营、转型等发展问题产生巨大的分歧。

就在昨日下午,巨人教育的CEO罗沫鸣在公司钉钉群里发布了一段文字以及一段录音。

升学教育::双减重压下:巨人教育停发工资,核心股东退出投资运营 |精锐教育

罗沫鸣中提到,昨天大家发现7月份的工资没到账,群里只有一封冷冰冰的所谓的董事会发的函,很多人很茫然很困惑,有些人很愤怒。不少人发来了钉钉,这两天其都会在有空的时间为大家做回复。

据透露,早在7月9日精锐教育就曾召开三方董事会,精锐不再投入资金到巨人。罗沫鸣表示可以理解这种及时止损的商业决定,但同时认为精锐教育即使要退出,也应按照循序渐进的方式,一刀切将精锐教育与巨人教育之间的主体关系直接撇清是不应该的。

而在8月9日,在巨人教育董事会上,巨人的管理团队希望按照7月份的行课情况,保证教职员工工资薪酬的按时发放,对老师、学生负责,但这些建议均被董事会大多数董事否决,最终导致当前的局面。

双方各执一词的说法,事实上也暴露了政策黑天鹅下,精锐目前受到的影响已经使其无暇再顾及收购企业的运营发展。而就巨人而言,这种“被抛弃”也在加剧其当前面临的经营困境。

而现如今的这种“分道扬镳”,也不禁让人想起2018年双方联动时的高光时刻。

2018年10月,精锐同第三方一起收购巨人教育,交易金额达7亿元。

收购之时,精锐教育获得联合投资方的全权委托管理公司运营,张熙同时担任巨人教育的董事长,并写了一封《致全体巨人同仁的一封信》:

“未来三年计划拿出10%的股权用于团队的激励,人才是最重要的资产。”“未来三年内,坚决不裁员、坚决涨薪水、坚决做大做强!”“带领大家冲击属于巨人自己的IPO,未来3-4年内实现上市。”

2019年1月,在巨人教育盛典上,张熙还透露已制定巨人发展5年规划,通过5年时间,将巨人教育做到50亿的体量,主要通过自营、多品牌发展、多地开展并购和推进加盟三种方式推进。

2019年4月,在巨人教育的品牌升级发布会上,张熙再次为巨人的未来谋划方向:到2023年,巨人教育将在中国建立起500家线上线下结合的校区,完成50万的学生在读指标,预计达到50亿的生产收入。未来五年,巨人教育将投入20亿,其中10亿是用于校区的扩张和区域性的并购,5亿用于大力开拓素质教育,还有5亿投入新技术和教学,以确保完成三五战略。

而这场联动也在当时被称为是精锐进军北京乃至全国市场的重要一步棋。

精锐品牌继续定位高端市场、在北京盘踞了多年的巨人负责开拓大众市场,这背后也蕴藏着张熙对于精锐未来成长为一家全国性的综合性教育集团的雄心抱负。

不过,在这之后不难看出精锐的这步棋走得并不尽如人意。

从企查查所提供的巨人股权结构来看,早在2020年精锐就开始逐渐降低对巨人的持股比例,同年5月,张煕、柯金书等精锐高层也已逐渐退出巨人董事行列。彼时的巨人就主要由原新东方助理副总裁罗沫鸣及其带的一批人在接管。

而到2021年,疫情的影响尚未散去,监管政策又施以重压。种种原因叠加,也使得精锐和巨人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现在回看,只能说当年的壮志是真的,而当下的自寻出路,或也成为无奈之举。

升学教育::双减重压下:巨人教育停发工资,核心股东退出投资运营 |精锐教育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网络友情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