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教育投诉:3•15在行动|乘龙品牌H5缘何故障不断、维修不止(中) 修不好的乘龙车与弄不清的维修费

花高额费用购买的新车屡修屡坏,车主不能正常用车不说,还要支付大笔的维修费。勉强能上路,又要担心下一刻会不会再出问题,也不知道会不会带来生命危险。再出问题,面对的则是掏不完的修车费用。

巨大的心理压力与经济压力,让东风柳州汽车有限公司乘龙品牌(以下简称乘龙品牌)车主难以背负。

每次行驶都悬着一颗心

河南省安阳市乘龙品牌车主杨明告诉《中国消费者报》记者,2020年5月,他在当地购买了一辆乘龙品牌H5车辆。新车买回不久,车辆发动机就出现烧机油的情况,气耗也比其他车型高出不少(行驶百公里约消耗45公斤)。车辆还分别在2020年7月、10月和2021年1月出现行驶无力、故障码频现、飞车现象等一系列故障。这辆行驶仅几个月的车不得不更换发动机。此后,虽然机油过高的问题得到解决,但敲缸、飞车现象依然存在。

在日常运输过程中,行驶至高速路段时,发动机在高速运转时特别容易出现飞车,本身较快的行驶速度加上时不时出现的飞车现象,很容易造成严重的交通事故。

“每一次行驶都悬着一颗心,完全不敢踩下油门踏板,因为不知道车辆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失控。”作为有着近20年驾龄的职业司机,杨明表示,“现在每次上路行驶都比我第一次驾车时还要紧张。”

乘龙品牌车主齐建的经历与杨明的遭遇相似。2020年4月底,齐建在河南省安阳市购买了一辆乘龙品牌H5 400马力车辆。同年6月,该车发动机出现异常,齐建随即在当地服务站更换了排气支管和增压机。同年10月,该车又更换了发动机。次月,车辆在行驶过程中频繁发生飞车现象。

升学教育投诉:3•15在行动|乘龙品牌H5缘何故障不断、维修不止(中) 修不好的乘龙车与弄不清的维修费

在河南省林州市的众诚服务站内,一辆辆使用不久的H5正在等待维修。

“自从买了这辆车,每天都有‘惊喜’。”齐建对《中国消费者报》记者无奈地说,“我对服务站的维修水平已不抱有任何希望。每次修车都希望彻底解决问题,而实际情况表明,这可能仍是车辆维修的起点。”

对于不少乘龙品牌车主来说,定期前往当地服务站“打卡”已成为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每一次的期盼和等待都会落空,失望却总是不期而至。车主们十分不解:为什么让乘龙品牌车辆故障“归零”就那么难?

让人充满疑惑的修车费

“购买一辆三四十万元的车,对于卡车司机来说是一笔不菲的支出。”乘龙品牌车主秦真国告诉《中国消费者报》记者,他通过贷款希望买一辆品质过硬的车辆,以满足长途运输的使用需求,但现实情况则恰恰相反。

《中国消费者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部分车主都和秦真国一样,通过贷款购买车辆,每个车主平均每月要还少则7000元、多则上万元的贷款。如果逾期,还要为此承担额外的逾期滞纳金。然而,这只是给这些车主带来压力的一小部分。屡修屡坏、屡坏屡修带来的经济压力,更让他们难堪重负。

对尚在产品质保期内,且因维修保养质量原因导致的车辆性能及质量受损,车企都应为车主免费修复。记者注意到,在乘龙品牌官网上,有关售后服务承诺内容赫然在列。但记者调查发现,在同一家服务站内,却存在着对不同车主收费不同的现象。

乘龙品牌车主王志伟对《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表示,2021年4月,他的车辆因发动机漏油,在负责东风柳汽乘龙车辆售后维修的河南省林州市众诚服务站(以下简称众诚服务站)维修了两天,维修人员向他索要155元工时费用。两个月后,他又在众诚服务站更换车辆发动机,又交了2000元维修费。2021年7月以来,因车辆故障,他又多次去众诚服务站维修,累计花费近2000元。

车主齐建表示,从2020年4月购车以来,一年多的时间内车辆已经2次更换了发动机和“四配套”,而在维修车辆后被维修人员告知要自费。

记者调查发现,多位车主在当地服务站维修时,遭遇不明收费的情况。据悉,根据车辆损害故障的不同,当地服务站会向车主收取成百上千元的维修费。

“虽然心中对维修费充满疑惑,但我们车主的时间耽误不起,车辆故障已经影响了日常运行,不想再在维修上耽误时间,所以车主们普遍选择自掏腰包修车。”车主王志伟表示。

但是也有较真的车主。2021年9月,乘龙品牌车主关星的车辆出现发动机无力、严重抖震等情况。去众诚服务站检查后,维修人员为车辆更换了缸线和火花塞,收费720元;关星对此提出质疑。他和厂家客服沟通后,服务站马上退回了这笔维修费。

对此,车主们忍不住要问:保质期内的车辆维修是否应该收费?收费标准是什么?在同样车辆状况的背景下,不同车主前往同一家服务站,为何收费标准不同?

被迫陷入了停滞的生活

“由于车辆没有长途行驶的能力,现在有距离稍远的运输业务都不敢接,近期多家运输公司通知我已经另寻他人了。看到别的‘卡友’接到成批量的运输业务,我每天却奔波于解决车辆故障的路上,心里很不是滋味。”乘龙品牌车主张启天向《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说。

据他介绍,每年春节后都是运输行业的“高峰期”,工厂相继开工意味着较多的运输需求和好光景。“每年春节都应该是充满斗志的时刻,但最近两个春节却成了我最痛苦的一段时间”。

“曾经每天需要熬夜加班运输的我,现在每天晚上10点左右就睡了,被迫提前进入了老年生活。”谈及最近的生活,车主杨文楠苦笑道,自车辆故障频繁发生以来,整个人都提不起劲来。

一年多的时间,多位车主从在路上为生计奔波陷入到和修车较劲、生活停滞的状态,不知道将来还要投入多少莫名其妙的成本,还要花多少钱,才能完全解脱这种尴尬的局面?

文中涉及车主姓名均为化名、本文图片由车主提供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网络友情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