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教育:小区居民团购一头整猪 71岁解剖学退休教授化身“庖丁”

  近日,上海一位71岁的解剖学教授和邻居团购到一头170多斤的整猪,教授自告奋勇在家中将这头猪分切成17份。只见教授戴着白色的一次性手套,拿着家用的菜刀,手起刀落,干脆利落地把一头整猪切成均匀的等份。教授的家人拍下这一幕发到了网上,引起了网友们疯狂点赞:“古有庖丁解牛,今有教授分猪!”

  这位教授名叫纪荣明,退休前是海军军医大学解剖学教授,他的儿子纪亮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父亲本是举手之劳,没想到意外火了,最近接了不少电话,父亲还幽默地作了首打油诗回应:“一朝做得屠宰匠,猪肉几分天下知。”

  老教授自告奋勇来分猪 家里只有体重秤,称重也是“亮点”

  纪荣明教授家住上海杨浦区一处小区,老家在江苏宿迁,退休前是海军军医大学解剖学教授。教授的儿子纪亮告诉记者,视频是4月11日拍摄的,“当时小区处于静态管理阶段,我们都吃了十多天冷冻食品和存粮了,就想联系看能不能团购到现杀的猪肉。由于菜场负责分切猪肉的工人无法上班,菜场只能提供被切成两扇的整猪。团这个猪肉的团长犯了难,在小区群里询问。我父亲了解到之后立马和我说,他可以帮忙上手分猪肉。”

  4月11日下午,170斤的整猪被送到当时负责团这头猪的“团长”肖聪敏家里。肖聪敏说:“因为教授年纪大了,腰不太好,需要用高桌子,我就在家里的高桌子上铺上了硬纸板,然后大家帮忙把整只猪抬了上去。教授从家里带来了消毒酒精、一次性手套、卷尺和菜刀。”

  准备就绪后,纪教授和儿子纪亮就开始忙活了,“主要是父亲操刀,我在一旁帮忙打打下手。先用榔头敲刀背,把脊椎骨、肩胛骨等大骨头切断,然后用卷尺一寸一寸地量了猪肉的宽度,用笔画好分割线,再让父亲下刀。”纪教授一刀一刀切得小心而仔细,纪亮说,这不是父亲第一次分割猪肉,“在临床解剖学教学过程中,给学员练手时,相当一部分是从猪身上下手的,缝合、切割等以前都做过,所以解剖猪对父亲来说并不陌生。但是正儿八经地分割给大家食用的猪,还是第一次,对他来说也是挺新奇的。”

  纪亮告诉记者,虽然父亲精通解剖,但毕竟不是卖肉的师傅,他的分猪手法跟卖肉师傅还是有些区别的。卖肉的师傅是按照部位来切出腿肉、臀肉、排骨……父亲的分割方法是尽量保证肉切得均匀、重量相当、大致公平,纪亮说:“因为家里没有磅秤,只有体重秤,所以称重的时候是我爱人站在秤上,先量个体重,然后再抱起分好的猪肉,称出总重,减去体重。只能用这种办法救急了,稍微有偏差的再切一点补到另外一袋去,最后每一袋的误差控制在差不多三四两。父亲切肉花了一个多小时,有点累,手有点酸,腓肠肌有点疼,但是邻居们都分到肉了,他很高兴。”

  网友热议为教授点赞 幽默教授作了首打油诗自娱

  纪亮告诉记者,最初拍视频是为了告诉邻居,切肉的时候分得比较均匀,是公平公正的,邻居们拿到父亲分的猪肉后特别开心,都热情地向父亲表示了感谢。“我们家把肉红烧了,骨头炖汤了,猪皮做成了肉冻,肥肉刮下来熬成了猪油渣。父亲切肉忙活了好一阵,所以我们收到肉一丁点都不舍得浪费。”纪亮说。

  4月12日,纪亮把分猪的视频发到了自己的短视频账号上,并配文“上海团购的天花板,解剖学教授再就业”想留个纪念,没想到一下子火了,“父亲本来觉得是举手之劳,都没放心上,没想到第二天有好多老同学、老乡、朋友打电话给父亲,电话都没停过,父亲感到很惊喜。”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纪荣明教授是国内临床应用学解剖领域的领军人物,是上海多家知名医院的常驻顾问。但他为人低调,生活比较简单。年过七旬的他平时不太用智能手机,不上网,喜欢看看书,去小区花园散散步。这次走红让他十分意外,也被许多网友的留言逗乐了,他在家写了一首打油诗聊以自娱:“教书育人少人问,著作半身两袖风。一朝做得屠宰匠,猪肉几分天下知。”

  纪亮告诉记者,其实这不是他在短视频平台发的第一个视频,前年开始,他就在网上更新父亲授课的视频了,“父亲退休后,并没有放下对教学的热忱,我提出他可以在家里用电视机当演示屏幕来上课,我给他拍摄视频,发到短视频平台,让相关专业的医学生参考。”纪亮说,之后还会继续做这个事情,“父亲最希望的,是他钻研了一辈子的医学知识能有更多的人来学习。”

  故事背景

  所在小区静态管理,这里老人多,年轻人多帮衬

  纪亮介绍,他和父亲所住的小区目前是全阴性小区,小区居民多为退休人员,65岁以上的人口几乎占了八成。小区实施静态管理后,年轻一些的居民担任团长组织邻居们团购。团长肖聪敏就是其中之一,她在团这只整猪之前还帮助三个小区团了120箱水果,也是因为卖水果的小哥介绍,才有了团这只整猪的机会,“吃上猪肉很暖心,特别感谢纪教授的帮忙。”

  纪亮也是小区“团长”之一,同时也是志愿者。他告诉记者:“我们自己找团购的货源,找的都是上海市有供应保障执照的菜场、超市。然后一个个打电话问小区老人要不要团购,有什么需求,缺什么东西。我们把这些东西全部统计好,按照紧急程度优先来团购。团购是有起订量的,比如我上次就遇到团购水果200箱起订,短时间没法联系那么多老人,我们几个“团长”一商量,就决定自己先掏钱,等订完之后再分,要是后面团购不满那么多人,多余的钱就我们几个人平摊掉。”

  记者打通纪亮第一个电话的时候,他正在给小区里的老人送药。他告诉记者,因为小区已经封闭两周了,一些老人家里面是要配药的,所以社区组织志愿者收好老人的医保卡、病历,统一到社区医院或者附近的三甲医院进行配药,配好药之后由社区统一送到志愿者手里,再挨家挨户送到老人家里,“主要是一些治疗高血压、糖尿病之类慢性病的药物,一般一周到两周送一次药。因为老人家里都是用医保开药的,基本上两周一开。”

  等纪亮送完药,记者拨通了第二个电话,聊了不到几分钟,小区团购的蔬菜水果和大米到了,他又忙着去分发物资了。

  断断续续的采访到尾声的时候,纪亮说:“大家都不希望疫情发生,不能出门也比较无奈。但是我们每个人现在能做的,需要做的,就是不添乱,在能力允许范围内互相帮衬,能帮一点是一点。”

  紫牛新闻记者|张冰晶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网络友情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